Banner
比尔·盖茨们为什么要成立慈善基金会?
- 2020-07-10-

据彭博社报道,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净资产于20168月达到900亿美元,创下历史最高记录,相当于美国GDP0.5%。据《福布斯》杂志2016年发布的全球富豪榜显示,盖茨在过去22年当中,第17次占据首位。

 

比起财富长期雄踞全球富豪榜,盖茨在慈善方面的善举更为让人津津乐道, 2000年卸任微软首席执行官后,盖茨与其妻子共同成立“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2008年盖茨宣布将580亿美元个人财产捐出,目前该基金会控制着400多亿美元,是全球最强大的私人慈善机构。

 

马克·扎克伯格一家人

与盖茨相似,201512月,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的Faceboo k上宣布,为了庆祝女儿的降生,将成立一个以自己及太太姓氏为名的慈善组织“Chan Zuckerberg”,旨在提倡平等及儿童权益,也为女儿打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他与妻子普里西拉·陈共同决定将向慈善机构捐出他们所持有99%Facebook股份,这些股份的价值达到450亿美元。

 

除了上述两个知名的基金会,美国还存在凯洛格基金会、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等大量家族基金会,其中卡内基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等基金会已有超过100年的历史。而在国内,家族基金会也得到不少富豪的青睐,诸如李嘉诚、马云、王健林、马化腾、牛根生、曹德旺等富豪纷纷成自己的家族基金会。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6)》,仅2015年,我国慈善公益事业取得了丰硕成果,社会捐赠总量接近千亿元。同时,志愿者人数与志愿者捐赠率总体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截至201512月底,全国共有社会组织65.8万个,比2014年的60.6万个增长8.6%。共有基金会数量4871家,比2014年增加633家。其中,公募基金会1547家,占32%;非公募基金会3324家,占68%。从报告可看出,我国非公募基金会增长势头迅猛。

 

私人基金会在公益慈善领域有着公立慈善机构难以比拟的优势。在埃博拉病毒肆虐之时,一则新闻颇为出人意料:美国红十字截至2014117日仅仅收到了捐款370万美元;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早在当年9月就承诺捐赠5000万美元。这种反应速度是官方和半官方的慈善机构难以比拟的。

 

更重要的是,私人慈善基金会都有自己关注的领域,如盖茨基金会则是关注教育、公共医疗和农业改良问题,洛克菲勒基金会以学科为导向,主要将资金用于专门从事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的智力机构,福特基金会以问题为导向致力于解决各种公共问题,而马云公益基金会则专注于环境保护、医疗健康、教育发展、公益生态,李嘉诚基金会主要捐款予教育、医疗、文化及其他公益事业,曹德旺的河仁基金会覆盖扶贫、救灾、环保、助学、公益传播与研究等领域。

 

私人慈善基金会专注某一方面社会问题,不仅能够提高慈善基金的使用效率,更好地促进社会福利、回馈社会,而且能够减轻政府财政负担。此外,家族基金会还有以下优势:

 

1.家族精神的传承

 

古训云:“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古往今来的许多家族际遇也印证了这一点:如果一个家族传承的仅是财富,往往难以为继。而若以家族精神相传,那么即使日后家族经历动荡,家族精神的星火依旧得以延续并再度兴旺。

 

2.永续运转的慈善组织

 

大部分家族基金会得到家族成员既定的一次或数次捐资后,即由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进行基金会财产管理,以后每年通过收益支持基金会的日常开支及慈善项目,如曹德旺的河仁基金会在取得曹德旺首期2000万元及后期3亿股福耀玻璃股份后,于2012年至2015年均未取得其他捐赠收入,但每年产生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16亿元、1.45亿元、1.45亿元及2.175亿元,对应每年的慈善项目支出为0.92亿元、1.27亿元、1.18亿元及1.79亿元(数据来源于公开信息),每年的投资收益已完全可覆盖其慈善支出,可以自行“造血”,无须再行募集资金。

 

3.提升企业、个人社会形象

 

企业品牌不仅是企业财产,更是社会公共财产,从更大的范围上讲,品牌甚至会成为一个城市、省、国家、乃至一个时代的象征。因此,许多国外成功企业家十分乐意投入慈善基金,塑造“公益品牌”,使企业的“特色品牌”体现公益价值,提升亲和力。

 

4.结识其他热衷于慈善的高净值人士

 

以慈善活动为契机,与共同关注慈善领域的高净值人士建立有效连结,开发工作、家庭生活之外的新圈子,共同实现理想。举例而言,通过商业关系直接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建立联系非常困难,但通过马云乡村教师奖公益项目接触马云则相对更有可能。

 

5.股权紧锁

 

家族慈善基金会作为家族传承的重要工具之一,除了履行慈善公益职能外,还有独特的“股权紧锁功能”。如20115月,曹德旺向其发起成立的河仁慈善基金会捐出3亿股福耀玻璃股票,占福耀玻璃总股本的14.98%,股票过户当日总价值人民币35.49亿元。同时,在捐赠协议中要求河仁慈善基金会在持有福耀玻璃股票期内,将大宗交易等涉及公司事务的表决权授予福耀玻璃大股东三益发展有限公司(由曹德旺实际控制的香港公司)。

 

曹德旺家族捐赠股票之后,所捐赠股权的所有权脱离于曹家, 而属于基金会所有,股东权利义务由基金会行使和承担,而基金会将其表决权授权曹德旺控制的其他公司行使,并不违反法律规定。通过上述运作,曹德旺既完成了捐赠,又永续地保存了该部分股票。

 

慈善事业不仅能造福社会,树立起良好的品牌形象,为企业及其个人带来更大的话语权的同时也加强了竞争的软实力,从而实现了企业财富的永续传承。

 

如何把慈善事业价值最大化,其背后还埋藏着大学问。高净值人群可以通过综合运用家族信托、家族基金会、大额保险等工具,在法律、财税、投资、移民等方面进行筹划,实现家族精神与财富的传承。